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业界精英

无极4荣耀电子信息产业联合会简介
Shenzhen Electronic Information Industry Association
 
无极4荣耀电子信息产业联合会成立于2012年6月1日(社证字第00868号),是在深圳经过三十年的迅猛发展并站在新的起跑线上,为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加快从速度深圳到效益深圳再到质量深圳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具有枢纽性质的社会团体。
Shenzhen Electronic Information Industry Association, founded on June 1, 2012 (Certification No.00868), it is a pivot social organization in order toaccelerate the industrial restructuring and upgrading, speed up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mode transformation, and the shifting of Shenzhendevelopment mode from the rate, to efficiency, then quality based on thebackground of 30 years fast development and standing on the new start line.
联合会由深圳36家市级电子信息及关联社团共同发起成立,并有计划、有步骤地吸纳了首批三十家行 业领军和骨干企业充实本会实体。本着“全市从事电子信息及关联产业的企业家联合起来”的理念,用“开放、联合、包容、严谨”的办会精神为行业提供服务;用 “守法、维权、敬业、和谐”的职业操守指导本会日常业务,扩大区域性合作,增强国际化视野,使深圳的电子信息产业走持续科学发展的创新之路。
The Association is jointly launched by 36 municipal IT relevantCorporations in Shenzhen, and has incorporated 30 leading and backboneenterprises within the industry at first batch in a planned and ordered way.Following the philosophy of “unites all the entrepreneurs of IT related industry” and the spirit of “Open, United, Tolerated and Precise”, it provides the industry services; it must operate in professional integrity of “be law-abiding, safeguard legal right, devote to work and harmonious”, to expand regional cooperation, enhance international view and lead Shenzhen IT industry in the innovative way of scientific and continuousdevelopment.   
经国家工信部同意,无极4荣耀民政局会签,国家民政部批 准,本会已於2012年底加挂“中国电子企业协会深圳代表处”牌子(社证字第 3519-12 号)。我会现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及时、准确传达国家相关部委的政策及重点工作,为企业经营决策提供依据,更好地关心维护企业合法利益,促进经济发展。通过 灵活和多元化的方式为企业及联盟成员服务,使联合会更具凝聚力,在做实做稳、做强做大的基础上,向社会展示本会的软实力。
Consented by the 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untersigned by Shenzhen municipal Bureau of Civil Affair and approved by the Ministry Civil Affair, the Association owned its secondary plate of“Shenzhen Representative Office of China Electronics Enterprise Association” in the end of 2012, to convey the policy and major works from State relevant ministries and commissions, provide the basis for enterprise to make its decision, protect the legal interest of enterprise and promote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It will enhance the league cohesive force by means of the services in flexible and diversified way, to show the soft power to the world base on real stability, stronger and larger.
无极4荣耀电子信息产业联合会章程
(2017年4月28日一届四次常务理事会原则通过修改案并经二届一次会员大会通过后生效)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本会名称:无极4荣耀电子信息产业联合会
英文译名:Shenzhen Electronic Information Industry Association(缩写为SZEIIA)
第二条   本会是由我市电子信息产业领域及相关产业从事产品生产、经营、科研、教学、服务的社会团体、相关单位、研究机构自愿组成的地方性、联合性、非营利性的大型枢纽型社会组织。
第三条   本会宗旨: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遵守社会道德风尚,以服务会员、服务市场、服务政府为根本,依据国家和无极4荣耀有关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的方针政策,积极促进深圳电子信息产业的不断发展,提升产业经济实力与竞争能力,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积极探索新型自律性发展模式,创新社团组织发展方式,为深圳电子信息产业的振兴与繁荣做出新的贡献。
第四条   本会是经无极4荣耀民政局注册登记、具有社会团体法人资格的地方性、区域性社会团体,并接受社团登记管理机关无极4荣耀社会组织管理局的监督管理和无极4荣耀人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业务指导。
第五条   本会活动的中心地域为无极4荣耀。
第六条   本会住所:广东省无极4荣耀南山区科技园科技路1号桑达科技大厦17F 
第二章  业务范围
 
第七条   本会业务范围:围绕无极4荣耀电子信息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提升和发展,在会员与政府、会员与会员、会员与市场之间发挥积极的桥梁和纽带作用,面向企业,面向市场,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集中反映带有普遍性的现实诉求,积极贯彻政府的产业政策和导向,协助政府部门对电子信息产业的生产经营企业进行指导、调研、协调和咨询服务:
(一)关注国内外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趋势及状况,组织开展产业发展市场调查研究,为政府有关部门制定政策提供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二)组织对电子信息产业领域生产经营基本情况的调查研究,认真分析产业形势和政策,促进深圳电子行业的健康发展;
(三)开发、建立市场信息渠道,为会员与政府部门提供专业化的市场信息服务;
(四)组织会员开展与国内、外同行业的交往,积极创造条件开展和扩大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和业务交流,开展与各地政府的区域性交流和合作;
(五)对国际电子信息市场及运行规则进行调查研究,为深圳电子信息产品更多的进入国际市场创造条件;
(六)协调本会成员之间的相互利益,制止各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为会员单位提供法律咨询服务,促进改善发展环境,以保持市场的公平竞争和维护市场正常秩序;
(七)积极组织和参与产业展览会、展销会、研讨会、产品推广会,为会员开拓国内外市场服务;
(八)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积极反映会员正当的意见和诉求,向政府有关部门为会员单位争取生产经营的优惠政策;
(九)开展经政府部门批准的业内评比、达标、表彰活动;
(十)应会员要求,联合会员单位组织专家对企业发展战略、经营决策、市场营销、内部管理等进行诊断咨询,提供高质量的培训、资质认证等服务;
(十一)承接政府委托的符合本会宗旨的其他业务;
(十二)组织本会会员认为需要和可能开展的其他有益的社会活动。
 
第三章  会员
 
第八条  本会的会员为本领域内的相关组织。
第九条  申请加入本会,应具备以下条件:
(一)有加入本会的意愿,承认并拥护本会章程;
(二)积极参加本会活动,愿意履行会员义务;
(三)与生产经营电子信息产品相关的社团组织、学术团体、高校、科研、金融机构、中介服务机构等,可以成为本会的团体会员;
(四)在本行业领域内具有影响力的领军企业及骨干单位,(自然人也可以有条件的少量吸纳入会);
(五)本会可根据工作需要,聘请有关知名人士为本会荣誉会长、名誉会长和专家、顾问;
第十条   会员入会的程序是:
(一)提交入会申请书;
(二)经理事会讨论通过;
(三)由理事会授权秘书处颁发会员证书和牌匾。
第十一条  会员享有下列权利:
(一)本会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表决权;
(二)参与讨论制定和修改本会章程;
(三)参加本会组织的各项活动,包括各种会议、展览及各种培训(对于收费项目享有优惠价格);
(四)获得本会服务的优先权;
(五)对本会工作的批评建议权和监督权;
(六)有权听取和审议本会的工作报告;
(七)有权获得本会的各种信息资料,并享受本会的信息、法律咨询服务;
(八)会员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时,有权得到本会的保护;
(九)入会自愿、退会自由。
第十二条  会员履行下列义务:
(一)遵守本会章程;
(二)执行本会的决议;
(三)维护本会合法权益;
(四)完成本会交办的工作;
(五)按规定交纳会费或注册费(团体会员自愿);
(六)向本会反映情况,需提供相关资料;
(七)遵守本会的各项规定和制度;
(八)积极参加本会组织的各项业务活动。
第十三条  本会会费标准:
(一)会长单位每年缴纳会费40万元以上(含等额以上的实际资助);
(二)副会长单位首年缴纳会费3万元第二年起每年交纳注册费800元:
(三)常务理事单位每年缴纳会费 2万元第二年起每年交纳注册费800元;
(四)理事单位每年缴纳会费1万元(团体会员自愿)第二年起每年交给注册费800元;
(五)高级会员单位每年缴纳会费 800元:
(六)团体会员自愿

第十四条  会员单位退会应书面通知本会,并交回会员证书和会员牌匾。会员单位1年不交纳会费或不参加本会活动的,则自动降级,或视为自动退会。
第十五条  会员单位如不遵守本会章程,将由本会提出批评;如有严重违反本章程的行为,经会员大会表决通过,予以劝退或除名。
 
第四章  组织机构和负责人产生、罢免
 
第十六条  本会由会员组成会员大会。会员大会是本会的最高权力机构,依照国家法律、法规和本章程的规定行使职权。
第十七条  会员大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决定本会在法律、法规规定范围内的业务范围和工作职能;
(二)制定和修改本会章程、组织机构及选举办法;
(三)审议理事会、监事年度工作报告、年度财务预决算方案;
(四)审查批准本会的财务预算和决算,以及重大资产投资;
(五)选举或者罢免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秘书长、理事和监事;
(六)讨论决定本会的工作方针、任务和规划;
(七)对本会变更、解散和清算终止等事项做出决议;
(八)制定内部管理制度;
(九)讨论决定本会其他重要事项并做出决议;
(十)接受监事会提出的对本会违纪问题的处理意见,  提出解决办法并接受其监督。
第十八条  会员大会必须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会员出席,其决议应当由出席会议的半数以上代表表决通过,方能生效。
第十九条  会员大会每届三年。每年召开一次也可采用通信方式。因特殊情况需提前或延期换届的,须由理事会表决通过,经社团登记管理机关批准同意。延期换届最长不超过1年。
第二十条  会员大会应当对决议形成会议纪要,并向全体会员单位公告。会员大会会议由会长召集和主持,因特殊原因会长不能履行职责时,可委托执行会长召集和主持。三分之一以上会员可以提议召开临时会员大会。
第二十一条 本会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秘书长任职必须具备下列条件:
(一)坚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政治素质良好;
(二)在本会业务领域内有较大影响;
(三)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秘书长最高任职年龄不超过70岁;
(四)执行会长、秘书长为专职;
(五)身体健康,能坚持正常工作;
(六)未受过剥夺政治权利的刑事处罚的;
(七)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第二十二条  本会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秘书长如超过最高任职年龄的,须经理事会表决通过,报社团登记管理机关批准同意后,方可继续任职。
第二十三条  本会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秘书长每届任期三年。本会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任期最长不得超过两届,因特殊情况需要延长任期的,须经会员大会三分之二以上会员表决通过,并经社团登记机关批准同意后方可任职。
第二十四条  本会执行会长为本会法定代表人。本会法定代表人不得兼任其他团体的法定代表人。
第二十五条  本会秘书长采用聘任制(或选任制),秘书长和会长不能在同一单位中产生。会长不得兼任秘书长。
第二十六条  本会设会长一人、执行会长一人、副会长若干人、秘书长一人。
第二十七条 本会会长行使下列职权:
(一)召集和主持会员大会;
(二)检查会员大会决议实施落实情况;
(三)代表本会签署有关重要文件;
(四)听取执行会长的工作汇报并做出相关指示;
(五)对秘书处提出的薪酬方案和内部管理制度做出调整和决定;
(六)决定其他重大事项;
(七)   本会日常全面工作由执行会长主持。
第二十八条 本会常设办事机构为秘书处。秘书处在秘书长的主持下负责日常工作。秘书处根据需要聘请专职工作人员,秘书处对理事会和执行会长负责。秘书处的主要职责是:
(一) 拟定年度工作报告等有关文件;
(二) 提出需要在会员大会讨论的重大问题的意见草案;
(三) 完成会员大会交办的各项工作目标、任务和事项;
(四) 吸收符合条件的机构、团体、企业等入会并办理相关手续;
(五) 协调处理成员单位之间的业务往来和业务纠纷;
(六) 组织收集与处理各种市场信息,承担本会业务范围内的各项工作职能;
(七) 协助会员单位开展各项经营活动;
(八) 开展企业管理咨询及培训活动;
(九) 提出本会年度财务预、决算报告。
第二十九条 本会秘书长行使下列职权:
(一) 主持秘书处日常工作,组织实施年度工作计划;
(二) 协调各分支机构、代表机构、实体机构开展工作;
(三) 提名副秘书长及各办事机构、分支机构、代表机构和实体机构主要负责人,交会员大会决议;
(四) 决定秘书处工作人员的任用及解聘;
(五) 列席会员大会会议;
(六) 处理其他日常事务。
第三十条 为加强联系和开展经常性的业务活动,本会建立联络员制度,联络员由会员单位推荐委派,属秘书处非常驻工作人员。秘书处不定期召开全体或部分联络员会议,研究具体业务工作。
第三十一条 本会可根据业务工作需要,逐步建立若干业务部门,分别开展各种业务活动。
第三十二条 本会根据工作的发展需要,设立若干个专业分会。
第三十三条 本会设立分支机构、代表机构的规则、程序:
(一) 由本会秘书处提出设立分支机构的具体方案;
(二) 将具体方安提交会员大会讨论通过;
(三) 报社团登记管理机关备案。
第三十四条 本会根据需要聘请荣誉会长、名誉会长和专家、顾问若干人。荣誉会长、名誉会长和专家、顾问人选由会员大会决定。
第三十五条 本会设立监事会。监事会由监事长和监事组成,监事会设监事长一名,监事若干名。
第三十六条 监事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向理事大会报告年度工作;
(二)监督会员大会、理事会的选举、罢免;监督会员大会、理事会履行大会决议;
(三)检查本会财务和会计资料,向登记管理机关以及税务、会计主管部门反映情况;
(四)监事列席理事会会议,有权向理事会提出质询和建议;
(五)监督理事会遵守法律和章程的情况。当会长、执行会长、副会长、理事单位和秘书长等管理人员的行为损害本会利益时,要求其予以纠正,必要时向理事会或政府相关部门报告。监事应当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和本会章程,切实履行职责。
 
第五章  资产管理、使用原则
 
第三十七条 本会经费来源:
(一)各会员单位交纳的会费或注册费;
(二)资助和捐赠;
(三)在核准的业务范围内开展活动或有偿服务收入;
(四)利息;
(五)依法取得的其他收入。
第三十八条 本会按照本章程规定收取会费。
第三十九条 本会接受捐赠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摊派或变相摊派。捐赠人、资助人或单位、会员、监事有权向协会查询捐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并提出意见和建议。对于捐赠人、资助人或单位、会员、监事的查询,协会应及时如实答复。
第四十条 本会经费主要用于下列项目:
(一)   为实现本会发展目标和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开展的活动支出;
(二)   本会所需的办公设施、用品及经费支出;
(三)   本会召开各种活动会议的费用支出;
(四)   本会专职工作人员的薪酬支出。
第四十一条 本会经费必须用于本章程规定的业务范围和事业的发展,财产以及其他收入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个人不得侵占、私分和挪用。
第四十二条 本会执行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依法进行会计核算、建立健全内部会计监督制度,保证会计资料合法、真实、准确、完整。本会接受税务、会计主管部门依法实施的税务监督和会计监督。
第四十三条 本会配备具有专业资格的会计人员。会计不得兼任出纳。会计人员必须进行会计核算,实行会计监督。会计人员调动工作或离职时,必须与接管人员办清交接手续。
第四十四条 本会的资产管理必须执行国家规定的财务管理制度,接受会员大会和财政部门的监督。资产来源属于国家拨款或者社会捐赠、资助的,必须接受审计机关的监督,并将有关情况以适当方式向社会公布。
第四十五条 本会进行年度报告、换届、变更法定代表人以及清算,必须接受登记管理机关组织的财务审计。
第四十六条 本会按照《广东省行业协会条例》规定,于每年3月底前向登记管理机关报送上一年度活动报告、财务报告和本年度的活动安排。本会建立重大事项报告制度:本会召开大型学术报告会、研讨会、展览会,举办对外交流,与境外民间组织交往,开展业内评比、达标、表彰活动,接受境外及社会捐款等,在活动前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和登记管理机关报告并办理相关手续。
第四十七条 本会专职工作人员实行全员聘任制,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并订立劳动合同。其工资和保险、福利待遇,参照国家对事业单位的有关规定执行。
 
第六章  章程的修改程序
 
第四十八条 对本会章程的修改,须经理事会表决通过后报会员大会审议。
第四十九条 本会修改的章程,须在会员大会通过后30日内,在其官方网站上向社会公告。
 
第七章  终止程序及终止后的财产处理
 
第五十条 本会完成宗旨或自行解散或由于分立、合并的;或无法按照章程规定的宗旨继续开展工作等原因需要注销的,由会员大会提出终止协议。
第五十一条 本会终止动议须经会员大会表决通过,并报社团登记管理机关审查同意。
第五十二条 本会终止前,须在社团登记管理机关及有关单位指导下成立清算组织,清理债权债务,处理善后事宜。
第五十三条 本会经社团登记管理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手续后即为终止。
第五十四条 本会终止后的剩余财产,在社团登记管理机关的监督下,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用于发展与本协会宗旨相关的事业。
 
第八章 附则
 
第五十五条 本章程修改经2017年4月28日常务理事会表决通过预案,并经会员大会表决通过。
第五十六条 本章程的解释权属本会的会员大会。
 无极4荣耀电子信息产业联合会组织构架



 

华强北山寨机“败退”:转型遭遇困局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2013-09-29

在赛格广场的东南角,中电大厦内的郭建似乎也有些坐立不安。郭建如今是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深圳中电)的董事总经理,他所领导的深圳中电,是最早进入华强北的中央企业之一,被誉为华强北的“拓荒牛”。
冬日的深圳,阳光斜照在赛格广场的玻璃幕墙上,偶有一阵冷风穿过笔直的华强北街。上午10点的街道上,车鸣声四起,数十个电子卖场相继开张,一些胆大心细的水客也闪现在街道的角落里,假发票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82岁的马福元,此时端坐在楼上办公桌前,俯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切。27年前,马福元受中央部委的委托,在华强北创办深圳电子集团(赛格集团前身),一手开启了华强北商圈的繁荣进程。如今,当华强北这艘“电子航母”,遭遇到了产业升级换代的困扰时,这位高龄老人再度陷入忧思……
在赛格广场的东南角,中电大厦内的郭建似乎也有些坐立不安。郭建如今是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深圳中电)的董事总经理,他所领导的深圳中电,是最早进入华强北的中央企业之一,被誉为华强北的“拓荒牛”。
自去年以来,关于华强北转型升级的话题逐渐升温,郭建希望他的公司能在华强北此轮改建过程中再度成为时代的领跑者。他的方案已经提出,但尚未得到政府的拍板。“华强北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现在政府和企业都很着急,但都举棋不定。”
草创光阴
“当时深南路两侧几乎都是一片荒丘与水田,不仅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通讯邮电设施,连最起码的工作生活条件都不具备。”
华强北商圈位于上步路与华富路并行簇拥的中间地带,行走在这里的任何一个逼仄的巷道,随处都可以看到数十个电子卖场,密密匝匝地分布在两边。场内,每一寸空间都被分割成了无数个柜台,宛如巨大的人造蜂巢。
在一本名为《深圳财富传奇占领华强北》的书中,作者曾这样描述这条街:“华强北街30年前是深圳一条再普通不过的街,甚至算不上一条街,只不过是上步工业区的一条厂区马路而已。但是,在深圳30年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华强北街神奇地崛起,成为中国电子第一街,成为有世界影响的电子商业街。”
不过好景不长。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衰退、珠三角制造业局部萎缩、电子商务的冲击,华强北电子街正面临转型的压力。手机市场的繁荣,曾一度带火了华强北,但也让它戴上了“山寨一条街”的帽子。去年开展的“三打两建”行动,让大批山寨手机厂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空铺潮”成了公众挂在嘴边的话题。
过去30年,华强北究竟发生了什么,又为何会形成今天的种种麻烦?赛格集团创始人、公司首任董事长马福元,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不时地思考与凝望。在室内的安宁与窗外的沸腾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深圳电子信息产业草创的时光,被拉近眼前……
华强北的历史要溯源到中航技(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79年,是国防工办下属企业。当年12月,王震亲自率领国防工办主任洪学智及其下属的航空工业部、七机部、八机部、电子工业部、兵器工业部20余位部领导来深圳考察。当时,无极4荣耀的中心仍在罗湖,华强北一带属郊区。
据一些早期来华强北的商人介绍,“当时深南路两侧几乎都是一片荒丘与水田,不仅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通讯邮电设施,连最起码的工作生活条件都不具备。”彼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结束不久,中央确立了实施改革开放的总路线。一些部属企业为了落地政策,纷纷将一些工厂搬迁至这座改革开放的“桥头堡”。
除此之外,中央部属企业布局深圳还有其他考虑。据马福元介绍,由于深圳具有改革开放的政策优势,更重要的是比邻香港,很多国际先进的技术和零部件,都可以通过罗湖桥引进内地,进而打破西方对华技术封锁。因此电子业拓荒深圳,也是国家的战略考虑。
而对于年轻的深圳来说,国防工办的资源支持必将成为特区建设的一大动力。3年后的1982年,刚成立不久的无极4荣耀城市建设规划委员会,果断决定依托国防工办的资源支持,在华强北路一带规划一个以电子工业和来料加工工厂为主的工业区——上步工业区。原电子工业部、兵器部、航空局、广东省电子局等单位首先进驻这里,建起了一批电子工业龙头企业。
如今广为人熟知的深圳电子总公司(赛格集团的前身)、CEC中电电子及京华电子、华发电子等,都是那时建立的大型工厂。但当时并没有华强北的概念,上步工业区还是一个以电子工业生产为主、来料加工的三来一补企业为辅的工业园区,瞄准的是台湾和香港蓬勃发展的电子业。
“擦边球”之术
“早期的市场经济并不完善,泥沙俱下,给华强北带来繁荣的同时,也为日后的不规范经营埋下了隐患。”
据马福元介绍,随着电子工业发展,1988年,桑达、华强、康佳、宝华等117家企业组成的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更名为无极4荣耀赛格集团公司。赛格以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了电子元器件市场的先机,希望为这里的一些没有元器件配额采购指标的中小企业,提供一个交易市场,并通过市场经济手段,带动产业勃兴。
1988年3月28日,赛格电子市场在华强北正式开业,由来自全国的160多家厂商和10多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很快配套市场越办越红火,华强北也从工厂区变成了一个电子交易市场。“电子配套市场里设有各类展销摊位,国内外客商可以在这里买进,也可以将自己的产品拿到这里来展销。”
“配套市场的出现,对于华强北、深圳乃至全国的电子产业,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标志着深圳的电子元器件供销突破了计划分配的模式。”马福元说,在那之后,深圳的电子中小企业,因为有了配套支持,发展如鱼得水,进而为日后“中国电子第一街”奠定了基础。
不过,谈及这段历史时,马福元既自豪又坦言自己是在“打擦边球”。由于电子配件市场上,许多芯片和电子元器件是从香港走私进来,偷税漏税在华强北逐渐泛滥。华强北的第一批“水货”由此出现,假发票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一些业内人士分析:“早期的市场经济并不完善,泥沙俱下,给华强北带来繁荣的同时,也为日后的不规范经营埋下了隐患。”
随着电子配套市场的诞生,企业利润有了明显改善,为了扩大经营,一批批高楼在华强北拔地而起,同时,华强北的电子业态也在逐步深化。“配套市场让这个地段慢慢兴旺,摆摊的人越来越多,旧工业厂房逐渐以更高的租金租给个体商户,进而出现制造业外迁潮,为电子消费类商业创造了空间。”郭建说。
据一些早期商人回忆:“当年华强电子世界正式招商的那几天,商铺登记处的窗口外排起了500米的队伍,有人看正常排队拿不到铺位,就出高价收购二手铺位,开始出现了炒作铺位的现象。”当年甚至有人不在华强北开铺,单靠倒卖铺位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任何一个商家都不可能拿到一个大的面积,因为租金太高。现在看到的蜂巢式的格子铺,就是那时候疯狂扩张形成的。”深圳新亚洲电子商城经理张承栋回忆,当年公司建立之初,原本要建成百货大楼,后来发现与周边业态不匹配,果断将公司的一期、二期工程全部改成了电子元器件销售市场,成效明显。
据统计,目前华强北商圈只有1.45平方公里的土地,但却聚集了电子专业市场27家,市场经营面积46万平方米,电子产品经营商家近3万家。这里每天的客流量约50万人次,商户实现年交易额可达370多亿元,已经发展成为我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电子信息产品集散地。
电子产业的高歌猛进,让整个商圈聚集了人气。1994年,万佳百货(华润万家前身)进驻华强北,成为华强北业态多元化迈出的标志性一步,也影响到其今后十余年的发展定位。截至1998年,华强北聚集了赛格电子市场、万佳百货、顺电、万商、女人世界、男人世界等一批商贸企业,整个街道开始从专业电子市场,向电子和商贸多元业态的现代商贸区转型。
山寨来袭
一开始,生产厂家不敢在产品上标注产地,只能印上“S(深)Z(圳)”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坊间喊成了“山(Shan)寨(Zhai)”。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华强北商圈逐渐驶入发展的黄金期,一大批百万、千万富翁从这里走出。然而17岁就来深圳打拼的林建华,却在此时遭遇了人生的一次挫折,他在华发北路上开设的一家小商场,因为种种原因关门歇业了。
之后,他又租下桑达电子公司的宿舍楼一楼门面,开起了一个小排档,后来发展成为著名的明香酒楼。凭借明香酒楼,林建华的生意越做越大,又相继拿到更多的物业,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决定进入一个自己从未涉足的崭新领域——手机市场。2005年9月,一座位于华强北核心区的高楼拔地而起,华强北手机业黑马——明通数码城诞生。
当年,内地手机业市场尚未饱和,市场需求巨大,加上国家发改委将以前的手机生产审批制改为核准制(2007年,核准制也一并取消),这就大大降低了手机制造商人的入行门槛,林建华预计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公司加入手机生产商行列,这将极大带动手机专业市场。于是,明通数码城一期、二期迅速完工开业。
据华强北一些手机商家回忆,在2005年到2007年间,随着国家政策变得更加宽松,华强北的半条街几乎都开始经营手机,恰在这个时候,手机生产技术领域也发生了一次革命性的变化。
2003年底,台湾联发科手机芯片量产出货,这款被业内称为“Turn Key”(交钥匙)的低价芯片解决方案,将芯片、软件平台和第三方应用软件捆绑在一起,将摄像、MP3、视频、触摸屏等多种功能全部集成于手机芯片之上。厂商采用这一方案,只要加个电池和外壳就能生产手机。
此后,以热销手机为模仿对象的手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开始时,生产厂家不敢在产品上标注产地,只能印上“S(深)Z(圳)”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坊间喊成了“山(Shan)寨(Zhai)”。自此,华强北便和“山寨”二字结下了一段“孽缘”。
山寨手机因为成本低廉,既不需要入网检测,也不需要缴税,价格只有正牌手机的30%左右。而山寨手机在设计上也极富想象力,既可以做成一款车的模型,也可以做成一个玩具,在手机普及之初,深受年轻消费者的喜爱。
不过,随着手机普及率的逐渐提高,山寨机在繁荣五六年之后,形势急转直下。随着手机市场变成以换机为主的市场,顾客对质量的关注超过了对价格的关注。对于消费者而言,山寨手机质量难以保证,且价格不透明,随着正规手机品牌因激烈的内讧,导致价格迅速降低,山寨机连最后的“价格优势”也荡然无存,目前一台山寨机的利润空间平均不到1美元。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功能型手机市场逐渐被压缩,山寨机市场更是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过去的功能机很容易被模仿,因为技术门槛低。智能机的模仿门槛太高,过去的山寨厂商因此丧失市场阵地,这是产业的技术变革所带来的震荡作用。”郭建认为。
在业内人士看来,自华强北20多年前倒卖电子元器件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点点滴滴的技术模仿之路,山寨手机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过程。在市场发展早期,因为这类产品价格低廉,带动了产业的快速起飞,但山寨产品侵犯知识产权,给市场经济带来了混乱,长期不利于提升整个华强北的品牌形象。
当前由于山寨产品厂商正处在产业洗牌时期,不巧又遭受“三打两建”的重创,目前已基本凋零,这也使得整个手机产业产生震荡。山寨厂商被清理过后,华强北空铺现象越发明显,加上现有商铺对于地铁建设封路的恐惧,20多年前一铺难求的火爆华强北,如今真正走到了十字路口。
该往何处去?
政府未来如何释放市场经济活力,为中小企业提供便利,将成为华强北兴衰之根本,政府与企业的博弈,仍在继续……
“30年前我们创造了‘中国电子第一街’的辉煌,30年后我们还要再大干一场。”马福元虽已82岁高龄,但对于华强北这片热土,仍然满怀激情。去年1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深圳,再次点燃了他心中的熊熊热火。
“下一个30年,我要花100亿打造国际电子商城,把全世界的商家,高端产品都吸引到这里来。”马福元的设想是,要把华强北改造成高端的商业中心,大规模引进外资以及国际先进电子技术。
在他看来,在过去的年代,深圳的电子工业是“踩着钢丝起步的”,因此累积了不少矛盾,如产业发展层次、法制化程度低等,过去由工业厂房改造成的旧街区,现在也与华强北的地位极不相称。“建设国际电子城,就是打造高端物业,走精品化道路,筑巢引凤。一旦商业层次上去了,走私行为也将得到清理。”马福元说。
事实上,关于华强北未来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坊间一直存有争议。有观点认为,早年华强北一轮轮扩张,直接导致商铺林立,商品同质化严重,业态过于单一,因此“华强北应该做大型商业航空母舰,不能只卖电子、百货,可参考美国综合体的模式。”而一些当地工作多年的商界人士,则更愿意华强北继续强化“中国电子一条街”的特色,不妨通过街区面貌改造,产业就地升级,让商铺、商品往更高端的方向发展。
当年作为深圳电子产业桥头堡的深圳中电集团,也在华强北此轮改建过程中,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该公司总经理郭建认为,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华强北下一轮的发展,若是局限在“高档商圈”、“城市综合体”等层面上,客观上是让华强北陷入了与其它“高档商圈”、“城市综合体”同质化竞争的境地,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了华强北的灵魂。更为可取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从“产业高地”的角度来审视和规划。
在他看来,华强北的优势在于不仅具有目前逐步辐射全球的、发达的商业(终端消费品)市场,同时还有健全的原材料市场,占据了产业链的首尾两端,服务于深圳乃至全国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而内地甚至国外一些电子产业集聚地大多不具备第二个市场,所以不具备做大产业、做大市场的条件。
因此,未来华强北应该定位于打造“中国信息谷”这一产业发展目标,就是说要彻底摆脱过去简单的“租柜台卖商品”的低端层面,转而从全产业链的高度,打造一个全新的电子产业高地。如果要“摆市场”,那也应该包括除了原来的原材料和终端市场外,还应设立服务于电子产业的方案设计市场、高端会展市场、产品展示体验市场和金融服务市场等。
所谓中国信息谷,郭建解释称,这是一个产业概念,指的是要汇集电子产业所有环节,就是说要把处于华强北原材料市场和终端市场之间的所有其他产业环节都填补完整,比如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信息发布、金融服务等等。“有些环节比如小额信贷、物流配送,目前华强北也存在,但较为零散、规模很小,不足以满足整个华强北产业发展的需求。”
“信息谷”被其视为一种产业集成概念。“对大企业来讲,可以在华强北释放其强大的产品、技术能力,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来到华强北后,可以在这里找到产销流程中所有它需要的环节,不再需要东奔西跑,进而降低成本遏制产业流失。一旦华强北形成这样的产业集成高地之后,散落在国内其他城市的制造业企业、研发企业也可以能为我所用,进而把深圳电子产业做大做强。”郭建说。
据了解,目前坊间关于华强北改造,已经形成若干方案,不一而足。但有一点可以达成共识:从赛格当年创办电子配套市场,到形成全国电子第一街,再到山寨横行和如今的空铺现象,华强北已被深深打上市场化的烙印。未来如何释放市场经济活力,为中小企业提供便利,将成为华强北兴衰之根本,政府与企业的博弈仍在继续……

华强北山寨机“败退”:转型遭遇困局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2013-09-29

在赛格广场的东南角,中电大厦内的郭建似乎也有些坐立不安。郭建如今是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深圳中电)的董事总经理,他所领导的深圳中电,是最早进入华强北的中央企业之一,被誉为华强北的“拓荒牛”。
冬日的深圳,阳光斜照在赛格广场的玻璃幕墙上,偶有一阵冷风穿过笔直的华强北街。上午10点的街道上,车鸣声四起,数十个电子卖场相继开张,一些胆大心细的水客也闪现在街道的角落里,假发票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82岁的马福元,此时端坐在楼上办公桌前,俯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切。27年前,马福元受中央部委的委托,在华强北创办深圳电子集团(赛格集团前身),一手开启了华强北商圈的繁荣进程。如今,当华强北这艘“电子航母”,遭遇到了产业升级换代的困扰时,这位高龄老人再度陷入忧思……
在赛格广场的东南角,中电大厦内的郭建似乎也有些坐立不安。郭建如今是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深圳中电)的董事总经理,他所领导的深圳中电,是最早进入华强北的中央企业之一,被誉为华强北的“拓荒牛”。
自去年以来,关于华强北转型升级的话题逐渐升温,郭建希望他的公司能在华强北此轮改建过程中再度成为时代的领跑者。他的方案已经提出,但尚未得到政府的拍板。“华强北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现在政府和企业都很着急,但都举棋不定。”
草创光阴
“当时深南路两侧几乎都是一片荒丘与水田,不仅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通讯邮电设施,连最起码的工作生活条件都不具备。”
华强北商圈位于上步路与华富路并行簇拥的中间地带,行走在这里的任何一个逼仄的巷道,随处都可以看到数十个电子卖场,密密匝匝地分布在两边。场内,每一寸空间都被分割成了无数个柜台,宛如巨大的人造蜂巢。
在一本名为《深圳财富传奇占领华强北》的书中,作者曾这样描述这条街:“华强北街30年前是深圳一条再普通不过的街,甚至算不上一条街,只不过是上步工业区的一条厂区马路而已。但是,在深圳30年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华强北街神奇地崛起,成为中国电子第一街,成为有世界影响的电子商业街。”
不过好景不长。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衰退、珠三角制造业局部萎缩、电子商务的冲击,华强北电子街正面临转型的压力。手机市场的繁荣,曾一度带火了华强北,但也让它戴上了“山寨一条街”的帽子。去年开展的“三打两建”行动,让大批山寨手机厂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空铺潮”成了公众挂在嘴边的话题。
过去30年,华强北究竟发生了什么,又为何会形成今天的种种麻烦?赛格集团创始人、公司首任董事长马福元,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不时地思考与凝望。在室内的安宁与窗外的沸腾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深圳电子信息产业草创的时光,被拉近眼前……
华强北的历史要溯源到中航技(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79年,是国防工办下属企业。当年12月,王震亲自率领国防工办主任洪学智及其下属的航空工业部、七机部、八机部、电子工业部、兵器工业部20余位部领导来深圳考察。当时,无极4荣耀的中心仍在罗湖,华强北一带属郊区。
据一些早期来华强北的商人介绍,“当时深南路两侧几乎都是一片荒丘与水田,不仅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通讯邮电设施,连最起码的工作生活条件都不具备。”彼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结束不久,中央确立了实施改革开放的总路线。一些部属企业为了落地政策,纷纷将一些工厂搬迁至这座改革开放的“桥头堡”。
除此之外,中央部属企业布局深圳还有其他考虑。据马福元介绍,由于深圳具有改革开放的政策优势,更重要的是比邻香港,很多国际先进的技术和零部件,都可以通过罗湖桥引进内地,进而打破西方对华技术封锁。因此电子业拓荒深圳,也是国家的战略考虑。
而对于年轻的深圳来说,国防工办的资源支持必将成为特区建设的一大动力。3年后的1982年,刚成立不久的无极4荣耀城市建设规划委员会,果断决定依托国防工办的资源支持,在华强北路一带规划一个以电子工业和来料加工工厂为主的工业区——上步工业区。原电子工业部、兵器部、航空局、广东省电子局等单位首先进驻这里,建起了一批电子工业龙头企业。
如今广为人熟知的深圳电子总公司(赛格集团的前身)、CEC中电电子及京华电子、华发电子等,都是那时建立的大型工厂。但当时并没有华强北的概念,上步工业区还是一个以电子工业生产为主、来料加工的三来一补企业为辅的工业园区,瞄准的是台湾和香港蓬勃发展的电子业。
“擦边球”之术
“早期的市场经济并不完善,泥沙俱下,给华强北带来繁荣的同时,也为日后的不规范经营埋下了隐患。”
据马福元介绍,随着电子工业发展,1988年,桑达、华强、康佳、宝华等117家企业组成的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更名为无极4荣耀赛格集团公司。赛格以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了电子元器件市场的先机,希望为这里的一些没有元器件配额采购指标的中小企业,提供一个交易市场,并通过市场经济手段,带动产业勃兴。
1988年3月28日,赛格电子市场在华强北正式开业,由来自全国的160多家厂商和10多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很快配套市场越办越红火,华强北也从工厂区变成了一个电子交易市场。“电子配套市场里设有各类展销摊位,国内外客商可以在这里买进,也可以将自己的产品拿到这里来展销。”
“配套市场的出现,对于华强北、深圳乃至全国的电子产业,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标志着深圳的电子元器件供销突破了计划分配的模式。”马福元说,在那之后,深圳的电子中小企业,因为有了配套支持,发展如鱼得水,进而为日后“中国电子第一街”奠定了基础。
不过,谈及这段历史时,马福元既自豪又坦言自己是在“打擦边球”。由于电子配件市场上,许多芯片和电子元器件是从香港走私进来,偷税漏税在华强北逐渐泛滥。华强北的第一批“水货”由此出现,假发票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一些业内人士分析:“早期的市场经济并不完善,泥沙俱下,给华强北带来繁荣的同时,也为日后的不规范经营埋下了隐患。”
随着电子配套市场的诞生,企业利润有了明显改善,为了扩大经营,一批批高楼在华强北拔地而起,同时,华强北的电子业态也在逐步深化。“配套市场让这个地段慢慢兴旺,摆摊的人越来越多,旧工业厂房逐渐以更高的租金租给个体商户,进而出现制造业外迁潮,为电子消费类商业创造了空间。”郭建说。
据一些早期商人回忆:“当年华强电子世界正式招商的那几天,商铺登记处的窗口外排起了500米的队伍,有人看正常排队拿不到铺位,就出高价收购二手铺位,开始出现了炒作铺位的现象。”当年甚至有人不在华强北开铺,单靠倒卖铺位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任何一个商家都不可能拿到一个大的面积,因为租金太高。现在看到的蜂巢式的格子铺,就是那时候疯狂扩张形成的。”深圳新亚洲电子商城经理张承栋回忆,当年公司建立之初,原本要建成百货大楼,后来发现与周边业态不匹配,果断将公司的一期、二期工程全部改成了电子元器件销售市场,成效明显。
据统计,目前华强北商圈只有1.45平方公里的土地,但却聚集了电子专业市场27家,市场经营面积46万平方米,电子产品经营商家近3万家。这里每天的客流量约50万人次,商户实现年交易额可达370多亿元,已经发展成为我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电子信息产品集散地。
电子产业的高歌猛进,让整个商圈聚集了人气。1994年,万佳百货(华润万家前身)进驻华强北,成为华强北业态多元化迈出的标志性一步,也影响到其今后十余年的发展定位。截至1998年,华强北聚集了赛格电子市场、万佳百货、顺电、万商、女人世界、男人世界等一批商贸企业,整个街道开始从专业电子市场,向电子和商贸多元业态的现代商贸区转型。
山寨来袭
一开始,生产厂家不敢在产品上标注产地,只能印上“S(深)Z(圳)”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坊间喊成了“山(Shan)寨(Zhai)”。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华强北商圈逐渐驶入发展的黄金期,一大批百万、千万富翁从这里走出。然而17岁就来深圳打拼的林建华,却在此时遭遇了人生的一次挫折,他在华发北路上开设的一家小商场,因为种种原因关门歇业了。
之后,他又租下桑达电子公司的宿舍楼一楼门面,开起了一个小排档,后来发展成为著名的明香酒楼。凭借明香酒楼,林建华的生意越做越大,又相继拿到更多的物业,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决定进入一个自己从未涉足的崭新领域——手机市场。2005年9月,一座位于华强北核心区的高楼拔地而起,华强北手机业黑马——明通数码城诞生。
当年,内地手机业市场尚未饱和,市场需求巨大,加上国家发改委将以前的手机生产审批制改为核准制(2007年,核准制也一并取消),这就大大降低了手机制造商人的入行门槛,林建华预计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公司加入手机生产商行列,这将极大带动手机专业市场。于是,明通数码城一期、二期迅速完工开业。
据华强北一些手机商家回忆,在2005年到2007年间,随着国家政策变得更加宽松,华强北的半条街几乎都开始经营手机,恰在这个时候,手机生产技术领域也发生了一次革命性的变化。
2003年底,台湾联发科手机芯片量产出货,这款被业内称为“Turn Key”(交钥匙)的低价芯片解决方案,将芯片、软件平台和第三方应用软件捆绑在一起,将摄像、MP3、视频、触摸屏等多种功能全部集成于手机芯片之上。厂商采用这一方案,只要加个电池和外壳就能生产手机。
此后,以热销手机为模仿对象的手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开始时,生产厂家不敢在产品上标注产地,只能印上“S(深)Z(圳)”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坊间喊成了“山(Shan)寨(Zhai)”。自此,华强北便和“山寨”二字结下了一段“孽缘”。
山寨手机因为成本低廉,既不需要入网检测,也不需要缴税,价格只有正牌手机的30%左右。而山寨手机在设计上也极富想象力,既可以做成一款车的模型,也可以做成一个玩具,在手机普及之初,深受年轻消费者的喜爱。
不过,随着手机普及率的逐渐提高,山寨机在繁荣五六年之后,形势急转直下。随着手机市场变成以换机为主的市场,顾客对质量的关注超过了对价格的关注。对于消费者而言,山寨手机质量难以保证,且价格不透明,随着正规手机品牌因激烈的内讧,导致价格迅速降低,山寨机连最后的“价格优势”也荡然无存,目前一台山寨机的利润空间平均不到1美元。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功能型手机市场逐渐被压缩,山寨机市场更是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过去的功能机很容易被模仿,因为技术门槛低。智能机的模仿门槛太高,过去的山寨厂商因此丧失市场阵地,这是产业的技术变革所带来的震荡作用。”郭建认为。
在业内人士看来,自华强北20多年前倒卖电子元器件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点点滴滴的技术模仿之路,山寨手机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过程。在市场发展早期,因为这类产品价格低廉,带动了产业的快速起飞,但山寨产品侵犯知识产权,给市场经济带来了混乱,长期不利于提升整个华强北的品牌形象。
当前由于山寨产品厂商正处在产业洗牌时期,不巧又遭受“三打两建”的重创,目前已基本凋零,这也使得整个手机产业产生震荡。山寨厂商被清理过后,华强北空铺现象越发明显,加上现有商铺对于地铁建设封路的恐惧,20多年前一铺难求的火爆华强北,如今真正走到了十字路口。
该往何处去?
政府未来如何释放市场经济活力,为中小企业提供便利,将成为华强北兴衰之根本,政府与企业的博弈,仍在继续……
“30年前我们创造了‘中国电子第一街’的辉煌,30年后我们还要再大干一场。”马福元虽已82岁高龄,但对于华强北这片热土,仍然满怀激情。去年1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深圳,再次点燃了他心中的熊熊热火。
“下一个30年,我要花100亿打造国际电子商城,把全世界的商家,高端产品都吸引到这里来。”马福元的设想是,要把华强北改造成高端的商业中心,大规模引进外资以及国际先进电子技术。
在他看来,在过去的年代,深圳的电子工业是“踩着钢丝起步的”,因此累积了不少矛盾,如产业发展层次、法制化程度低等,过去由工业厂房改造成的旧街区,现在也与华强北的地位极不相称。“建设国际电子城,就是打造高端物业,走精品化道路,筑巢引凤。一旦商业层次上去了,走私行为也将得到清理。”马福元说。
事实上,关于华强北未来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坊间一直存有争议。有观点认为,早年华强北一轮轮扩张,直接导致商铺林立,商品同质化严重,业态过于单一,因此“华强北应该做大型商业航空母舰,不能只卖电子、百货,可参考美国综合体的模式。”而一些当地工作多年的商界人士,则更愿意华强北继续强化“中国电子一条街”的特色,不妨通过街区面貌改造,产业就地升级,让商铺、商品往更高端的方向发展。
当年作为深圳电子产业桥头堡的深圳中电集团,也在华强北此轮改建过程中,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该公司总经理郭建认为,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华强北下一轮的发展,若是局限在“高档商圈”、“城市综合体”等层面上,客观上是让华强北陷入了与其它“高档商圈”、“城市综合体”同质化竞争的境地,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了华强北的灵魂。更为可取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从“产业高地”的角度来审视和规划。
在他看来,华强北的优势在于不仅具有目前逐步辐射全球的、发达的商业(终端消费品)市场,同时还有健全的原材料市场,占据了产业链的首尾两端,服务于深圳乃至全国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而内地甚至国外一些电子产业集聚地大多不具备第二个市场,所以不具备做大产业、做大市场的条件。
因此,未来华强北应该定位于打造“中国信息谷”这一产业发展目标,就是说要彻底摆脱过去简单的“租柜台卖商品”的低端层面,转而从全产业链的高度,打造一个全新的电子产业高地。如果要“摆市场”,那也应该包括除了原来的原材料和终端市场外,还应设立服务于电子产业的方案设计市场、高端会展市场、产品展示体验市场和金融服务市场等。
所谓中国信息谷,郭建解释称,这是一个产业概念,指的是要汇集电子产业所有环节,就是说要把处于华强北原材料市场和终端市场之间的所有其他产业环节都填补完整,比如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信息发布、金融服务等等。“有些环节比如小额信贷、物流配送,目前华强北也存在,但较为零散、规模很小,不足以满足整个华强北产业发展的需求。”
“信息谷”被其视为一种产业集成概念。“对大企业来讲,可以在华强北释放其强大的产品、技术能力,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来到华强北后,可以在这里找到产销流程中所有它需要的环节,不再需要东奔西跑,进而降低成本遏制产业流失。一旦华强北形成这样的产业集成高地之后,散落在国内其他城市的制造业企业、研发企业也可以能为我所用,进而把深圳电子产业做大做强。”郭建说。
据了解,目前坊间关于华强北改造,已经形成若干方案,不一而足。但有一点可以达成共识:从赛格当年创办电子配套市场,到形成全国电子第一街,再到山寨横行和如今的空铺现象,华强北已被深深打上市场化的烙印。未来如何释放市场经济活力,为中小企业提供便利,将成为华强北兴衰之根本,政府与企业的博弈仍在继续……